KLMNOPQ

不性感角量 在线写别人想看的文

什么时候才能写出来自己想看的1551

???我哪来的500粉

占tag发一条

准备做一条阿尔特留斯的周边围巾!

图片是通过游戏模型贴图还原

定稿和价格未定

在Jager的狗牌发售三个月以后的,终于有其他人的狗牌了!

(smoke将来会有的,不会咕的

本次预售的内容是GSG9全员的狗牌和Doc单人C位出道

还有可爱 @IroNHumor七蛋 画的一组明信片作为加购内容

链接:https://item.taobao.com/item.htm?id=577256060400

预售期间:

1.每买一个都送一张角色本人明信片

2.两个起包邮(偏远地区除外)

3.三个起送全套明信片

4.五个起送全套明信片x2

5.谢绝家长代拍

预售价格:全款45元,定金20元,尾款25元+邮费,明信片一组6张/8元

定金会虚拟发货,需要先确定收货,出货后开放补款

现货价格会涨,涨幅待定

有任何问题可以加群697179688询问

医生出狗牌任务了

由于@HARRY 特别想要所以打算出实体的

产品效果参考图23的耶格

定价参考耶格约45RMB,但也有浮动可能

附赠钥匙扣和链子,两个及以上包邮

想要的请留评论,人数足够就出,评论过50就抽5个人送

中奖者已经私信过

淘宝店虚空裂隙

有别的问题请私信

至于Smk我争取在田哥回国前做好……

太可爱惹

滴滴歼星舰:

是r6和黑魂联动的部分?

好喜欢葱哥和巨人王的剧情啊

(我也不是什么魔鬼.jpg)


CJ返图

前几张可以算一条完整的故事线了

【AltE】确定性是一种错觉-下篇

阿泰尔正靠在桌子上低头翻阅一本书,厚重的书脊占了他半个掌心的宽度,书背上写着他看不懂的语言,但他当然知道那是一本讲当代金属工艺的书,艾吉奥翻了个白眼,用指尖把书页向下按,直到阿泰尔抬头看他。

“你总是提醒我要注意时效性,阿泰尔,现在可不是冷兵器时代。”

阿泰尔笑着抽过手边的书签卡进书页里,合上了那本书转身放回书架里。

“你总会需要一件贴身的冷兵器,再说了,我也不是没在学化学和机械。”

“你要把工学院的学位拿个遍吗?”

“我可没去学建筑,那是你该干的。”

“得了吧,这次我们的时间总该够用了,你就不能……多……多花点时间在别的事情上吗?”

他背过身去掩饰脸上的表情,却被阿泰尔从背后抱住了,刚冒出来的胡茬磨蹭着他的脖子。

“好,好,你想做什么,都说给我听。”

“说……说什么……”

书房的门被一阵风吹上了。

AltE30日:

大家好今天又是我@KLMNOPQ 

这是下篇,接昨天的

发晚了真是抱歉



———-

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,却出于某种原因没法睡着,于是他再度踏进了密道,那个暗不见光的小地方,他不知道自己即将看到什么样的幻象,就他以往的经历看来,幻象中的未来都会被实现,除非不按照那条轨迹走——这样做的后果他从来都没有想象过,他是说,和艾吉奥发生那种关系,这并不是伊甸碎片引领他的道路,他们两个本该是师徒,是朋友,是兄弟,但永远不会是爱人,现在阿泰尔跨出了那一步,他明知道艾吉奥会更主动的回应他。

幻象在他眼前展开了,那是一个看起来没什么不同的波吉亚高塔,四面挂着红色的旗帜,他们站在堆满炸药桶的顶端许下对彼此的诺言,然后一起落进草堆里,高塔在他们背后被炸成废墟。

他变成了兄弟会大导师的软肋,那毫无疑问是圣殿骑士寻仇的寻仇对象,阿泰尔看到艾吉奥被人从马上斩落,满城刺客却无人发现,他看到艾吉奥被亚历山大的军队活捉,挂在罗马的绞刑架上,他看到艾吉奥的眼框被一箭射穿,原本柔顺的头发被血液凝成一团,他看到艾吉奥湿润的嘴唇吐出鲜血,被打翻的毒酒染湿了他的衣襟,阿泰尔当然试过救他,但逐渐的,艾吉奥死于下水道的老鼠,那可怖的疾病侵袭了他的全身,直到他化成一滩黑血,艾吉奥死于年轻时染上的法国花柳病,他逐渐变得臆想,癫狂,面目可憎的从全身的痛苦中解脱了,他死于河道里缠住双腿的水草,死于爆炸中窒息的烟雾,他最终还是死了,阿泰尔的冷汗浸湿了背后,仿佛他正埋葬艾吉奥的尸体。

他最终只得扶着密道的墙走出来,接连不断的绝望耗光了他的所有体力,他甚至踉跄了一下,险些跌倒在书柜脚下,这种体验如同溺水一般,就算被人救起,那种感觉依然湿湿的黏着全身,所有感官都像是被浸泡过,在那深不见底的痛苦和不见天日的绝望里,但这还不够,他得攒足体力,再回到那个狭窄的世界里,那里还有机会寻到艾吉奥的一线生机。

他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正靠着书架的侧板,高高挂着的太阳照的他眼睛生疼,也不知道艾吉奥现在在哪里,他默念出这个名字时,眼前的光景突然变得有些不真实,他象征性的揉开眼角,若无其事的走了出去,哪想刚出门就碰上了艾吉奥,他站在走廊里背对着自己房间的方向,完全沉溺在自己的情绪里,甚至没察觉到阿泰尔正常的脚步声,他踮起脚,目光绕过艾吉奥的肩膀,看见他的手上正握着一支白蔷薇,带着露水,就像那天早上的一样,他刚伸手要去夺取,就被转过身来的艾吉奥抱了满怀,他落在肩上的马尾就贴在阿泰尔的鼻翼下面,隐约还能嗅到蔷薇的香气。

“阿泰尔,”他的声音闷在厚重的棉麻里,“我喜欢你,你说的没错。”

“还没到那个时候,艾吉奥,”他的眼里盛满了痛苦,等艾吉奥抬头望向他时,那里又归于往常的平静,他捧着艾吉奥的脸颊,在他额头上落下一个亲吻,“还没到那个时候。”

他带着艾吉奥莱到书房,把昨天画好的图纸平铺在桌子上,那是一把漂亮的长剑,木质的剑柄上刻着交错的格纹,尾部弯起成了鹰喙,流线型的剑格看起来稍长一些,那毫无疑问是鹰的双翼,剑鞘的长度算来刚好能挂在他的腰间,他举起图纸对着阳光观察,才发现剑刃上也有特别之处,上面交错着难以分辨的深浅花纹,他越费力的盯着看,那花纹越显得模糊,于是没一会就放弃了。

“那是乌兹钢,如果你想知道原材料的话,不过那上面的花纹不是装饰用的,波斯人觉得那能让武器变得更坚韧锋利,我就从印度人那里学了点这种工艺,准备给你造一把试试,你愿意的话,也可以叫它大马士革钢。”

艾吉奥显然对此兴致缺缺,他把图纸铺平在原来的位置,朝着另一个毫不相干的话题进发了。

“关于昨天晚上,阿泰尔,不,别那么看着我,你把飞刀落在床底了,昨天晚上我实在太累了,我得为我的无礼道歉,希望我们可以另挑一个时间。”

“现在不是这种时候。”

“得了吧,你只会用时间来搪塞我,你明明很想上我,明明就是喜欢我,为什么你不肯说出来,因为该死的你是我的导师,而这样应算作乱伦吗?得了吧,连教皇自己的儿女都搞到一块去了,你干嘛还在意这些条条框框?”

“你想听这个是吗?我喜欢你,不,艾吉奥,这么长时间以来,我从来没有在意过身份的问题,你得知道,不管以后发生什么,你都要记住,我爱你,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。”

“……是,我该相信你,我会等的,等你觉得时间到了……也许等我们都尸骨无存了,在地狱中相遇吗。”

昨晚的画面又浮现出来,他眼前一黑,几乎要晕倒,但他用双臂地扒住桌子的下沿,撑着自己不显出异样,等眩晕感消失的差不多了,才面色苍白的抬起头。

“去吃早饭吧。”

“早餐早就结束了,导师,现在都快中午了,这可不像你一贯的作风……”直到意识到阿泰尔的不适,他才停止了抱怨,“我知道哪里可以搞到一些食物,在这等我。”

他从书房里跑出去,没过一会就抱着一个篮子回来了。

“呃……我从附近的庭院里摘了些葡萄下来,还有隔壁的姑娘刚烤好的面包,街尾的夫人给我的熏香肠。”

后来,他们面对面坐着分享了这些食物,阿泰尔才略有好转,他扯过艾吉奥腰袋里的手巾擦了擦嘴,便起身出门了,左手在身后摆动两下,艾吉奥才连忙跟上去。

他像往常一样来到了学徒们练习的场地,从身旁的架子里抽出一把木剑扔给艾吉奥,自己手中也握了一把,示意艾吉奥挑一匹马随自己出城训练,他挑了块地势平坦的草坪,一次又一次的把艾吉奥从马上斩落,又等他从地上爬起来,开始新一轮的循环,直到艾吉奥终于学会躲过他所有方向的攻击,今天的训练才算作结束,天上翻起了鱼肚白,艾吉奥的衣服也早已被尘土和杂草弄得脏兮兮,他甚至想去弗利给自己的衣服染成沼泽似的深黑,但现在并没什么精力让他思考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,只是恹恹的趴在马背上,等着这匹马把自己驮回城里。

“你要不要换个姿势?”

阿泰尔突然出声,但还没等他回答,就被人从马上拽了下来,又被扔上了另一匹马背上,他迷迷糊糊的抱住了阿泰尔的脖子,把整个头都埋在他的胸前,随着马匹一晃一晃的睡着了,甚至被抱回房间,扔到床上时都没有丝毫要醒来的迹象,他扶着额头打量了一下这个地方,然后认命的开始给艾吉奥脱衣服,这时他才显现出活着的迹象,一边嘟囔着一边蹭掉自己的长靴和衣物,阿泰尔见状离开了,等落锁的声音响起时,艾吉奥睁开了眼睛,即使在昏暗的室内也很显眼,他长长叹了口气,把衣物踢到床下,翻身抱着被子睡了。

阿泰尔回到了那个漆黑的密室里,他确信现在艾吉奥不会因骑术不精被斩落了,幻想里也没再出像这样的场景,但他却看见了更多的死相,他开始明白这样的补救方法对现在的情况根本没用,但拖延时间明显也不是长久之计,他甚至不敢告诉艾吉奥这件事,因为他根本不敢设想,在这样的情况中,艾吉奥可能更倾向于选择死亡。

第二天中午迎接他的依然是艾吉奥的那张笑脸,稍有不同的就是他们刚刚好能赶上午饭的时间,过后就是一如既往的读书和训练,这种日程持续了好一段时间,练习的要求也逐渐变得奇怪,一开始是从人群中突围,后来就要求他挡住正面飞来的弓箭,他甚至被教如何鉴别毒酒,但既然这是阿泰尔的安排,艾吉奥还是一一照做了。

在这段时间里,那把剑也完成了锻造,剑格和剑柄让铁匠费了好一番功夫,好在阿泰尔带去的资料很有参考价值,这番折腾好歹没有白费,漂亮的花纹和奇特的剑柄让艾吉奥非常喜爱,逮住机会就要挥舞一番,精致的剑鞘更是从未离身,当阿泰尔告诉他这把剑正是以自己的名字命名事,艾吉奥难掩脸上的兴奋。

“等你足够成为导师了,你也该铸造一把自己最喜欢的剑,那把艾吉奥之剑一定会被你的后辈珍藏,就像你握着阿泰尔之剑那样。”

“没必要,这把剑够我当传家宝了。”

“艾吉奥,如果……我是说如果,我因为一些重要的原因没法和你在一起,你还会留在这里吗?”

“重要?能有多重要,像你一样重要吗?”

“像我的性命一样重要。”

“阿泰尔,你得明白,我不会因此逃避你,如果这种结局是注定的,那我们相处的每一天都会变成痛苦施加在我的身上,或者我会一直追求你,直到你不爱我为止,”

他顿了顿,思量着自己接下来的话,

“但我更不会离开这里,因为罗马的自由是我的宿命,不是你的。”

他们的对话到此就结束了,接下来只是处理着各自手中的信件,阿泰尔先出了书房,他又去了密室,他心中大致有了答案,但还需要进一步的确认,伊甸碎片就像阿泰尔的噩梦一般,但噩梦总会结束,他终于在幻象中找到了艾吉奥活下去的希望,只要把握住那次机会,艾吉奥就再也不会被卷入死亡的危险之中。

艾吉奥对阿泰尔突然的亲近感到诧异和惊喜,尽管他从一开始就明白事情没有看上起的那么简单,但他还是全盘接受了,他们开始整天腻在一起,但谁也不提之前的任何对话,马基雅维利希望他们能在七天后攻下山上那处波吉亚高塔,所以阿泰尔干脆搬进了艾吉奥的卧室,放纵着做着所有想过的事情,他们早上吃完饭,就回到卧室里谈天说地,表露自己的爱意,下午时挤到一个浴桶里洗澡,傍晚爬上屋顶,等夜色披上一成不变的罗马,等月亮被浮云遮掩,阿泰尔就带着他辨识天穹上的星星。

他指向天上最显眼的三颗星,夏末的大三角依然占据了天顶的中心,阿泰尔先给他讲了最亮的那颗天琴座α,又教他如何辨别较暗的天津四,最后,他握着艾吉奥的手指向河鼓二。

“知道这颗叫什么名字吗?”

“我怎么会知道……”

“Altair,这颗是Altair,天鹰座的Alpha,”他搂住艾吉奥的肩膀,“无论发生什么事,你总是能看到Altair,即使是……我不在的时候。”

艾吉奥顿时有了兴致,他想听更多,但阿泰尔却久久没有说话,只是抱着他,没过一会,夜风就吹了起来,他们从屋顶跳下,牵着手在空无一人的街道里转了几圈才回去,他们第二天很晚才起床,艾吉奥还总是嚷嚷着腰疼不肯出门,只肯留在书房处理昨天堆积的文件,管理兄弟会固然不是一件易事,但阿泰尔坚决让他独立处理,自己则撒手不管,只是整天自己琢磨些学问罢了。

阿泰尔直到傍晚才从外面回来,艾吉奥早已枯燥的自己去训练场寻乐子了,他今天去了趟铁匠铺,他上个月托人打造的匕首已经完工了,虽然铁匠表示他不止会做这些轻便的武器,但重武器并不是他的风格,何况艾吉奥捡把扫帚就能当锤子用,这个念头也就随之打消了,他打算在晚餐时把这对匕首作为礼物送给他,就当是他们昨天终于能顺利完整的发生关系的庆祝,他把匕首插进腰间的刀鞘中,冲上前抱住阿泰尔转了个圈,像个十六岁的少年那样无忧无虑。

在后来的两天里,他们再也没跨出卧室一步,打着潜心研究的名号让学徒把每餐都放在门口,穿好衣服后才匆匆开门取回房间,就着前一天喝剩的葡萄酒下肚,直到任务前的一天,才出们恢复身手,他们花了一天时间,骑马,爬房,把罗马城转了个遍,安排好第二天同行的刺客便又回房作乐,艾吉奥从不表露他的不安,但事实上他害怕得要命,等夜幕落下,他们绕上高地,吩咐学徒们收拾干净附近的士兵,便一起朝着高塔出发了,波吉亚队长的身边围着至少十几个人,他们隐匿在草堆里,没过一会人就少了一半,等那些迟钝的士兵察觉时,阿泰尔已经站在了他们的身后,袖剑出鞘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时,想回头已经来不及了,波吉亚队长想要仓皇逃离,却被艾吉奥挡住了去路,他抽出那把长剑,剑锋一转,结束了那人的生命,他把剑在尸体的衣服上蹭蹭干净,就转身和阿泰尔一起攀爬高塔,去告知罗马的人民们不用再受波吉亚的威胁。

每座高塔的结构都大同小异,他们很快就找到了上去的路,但并没急着跳下去,等周边的地势都清晰的刻印在脑海里,艾吉奥从木架上跳回高塔顶层,倚靠着一边的石柱,阿泰尔从皮袋里取出一个小盒子,里面装了一个指环似的东西,没有任何装饰,他拉过艾吉奥的手把指环套在那个有烙印的指跟,上面摸起来坑坑洼洼的。

“这是什么,戒指吗?”

阿泰尔没说话,只是又上前亲吻他的面颊,时间长的让艾吉奥怀疑人生。

“是的,这是我给你的戒指,时间要到了……该走了,你先下去。”

“以前都是你先跳的。”

艾吉奥突然有些不安,虽然他早就察觉到异样了,但那种感觉却在这时上升到了顶点。

“我正要向你演示,等你跳下去之后,就会发现我比你早到地上,你只要仔细的找,就会知道我在何处匿踪。”

艾吉奥半信半疑的听完了这番话,跳了下去,在阿泰尔看来,就像只张开翅膀的雄鹰,他终于满意地笑了,他取下墙壁上的火把,扔向了身旁的炸药堆。

艾吉奥在空中便听到了那声巨响,他没想太多,毕竟炸掉高塔是例行公事,他知道阿泰尔一定已经藏到了哪个黑暗的角落里等着他寻找,等他从草堆里翻身出来时,高塔的顶层早已被炸成了粉末,石块纷纷落在地上。
他绕了很久都没找到阿泰尔的匿踪之处,直到他在碎石堆里看见阿泰尔的肩甲,他对着火光伸出了手,无意中看清了自己手上的戒指,上面阴刻着阿泰尔的名字,Altaïr Ibn-La'Ahad,刚好能绕他的手指一整圈。

他是一个人回去的,在书房里找到了阿泰尔总是在读的那本书,那里果然夹着一封信纸,无非是些事后的解释,他翻找出钥匙进了阿泰尔的卧室,在他的书架上找到了一本同样的书,那里果然是条密道,密室里的伊甸碎片闪烁依然,他看见了阿泰尔看过的所有幻想,知晓了他所有疯狂的想法和留下的知识。

和他的爱。

他最终爬上楼顶,向天穹望去,明亮的河鼓二被一层浮云遮盖起来,直到云层逐渐变厚,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来,他才不得不从屋顶离开,罗马被阴云笼罩了一月之久,但天空总会重新变得晴朗,他没再看见过Altair,往后的日子里,也不会仰望夜空了。

END

今天轮到我

AltE30日:

确定性是一种错觉-上篇

我是 @KLMNOPQ 

正文在图片里

看完正文请点击链接

“你就这样迎接我吗?”

TBC



是昨天吃饭写的垃圾车

@清阳 @恶犬少年 

真的很垃圾

Cp返图

我们的沙雕摊位

向无数路人安利